<tt id="q9ms9"></tt>

<tt id="q9ms9"></tt>

<b id="q9ms9"></b>
<u id="q9ms9"><ruby id="q9ms9"><nav id="q9ms9"></nav></ruby></u>

<u id="q9ms9"></u>

一場農業“芯片”戰爭,悄悄打響

人們喜歡用“魔幻”來形容這幾年的時光,不管是特朗普的上臺、中美貿易與科技戰,還是膠著的俄烏戰爭,以及到今天還困擾著大家的新冠疫情,都可謂是“活久見”。


但恰恰是在這“活久見”的背后,讓我們清醒認識到“自給自足”這幾個字的千金分量?!霸觳蝗缳I”的時代,一去不復返。中美科技戰的博弈,讓每一個中國人幡然悔悟卡脖子的“關鍵核心技術是要不來、買不來、討不來的。只有把關鍵核心技術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從根本上保障國家經濟安全、國防安全和其他安全?!?/span>


作為世界人口第一大國的中國,從古至今,從農耕文明到現代化,炎黃子孫從來都明白什么叫做“家里有糧,心里不慌”。見面那一句“吃了嗎您呢?”透露出中國百姓最質樸的祈愿。


悠悠萬事,吃飯為大。黨的二十大報告指出“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最艱巨最繁重的任務仍然在農村。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堅持城鄉融合發展,暢通城鄉要素流動。


加快建設農業強國,扎實推動鄉村產業、人才、文化、生態、組織振興。全方位夯實糧食安全根基,全面落實糧食安全黨政同責,牢牢守住十八億畝耕地紅線,逐步把永久基本農田全部建成高標準農田,深入實施種業振興行動,強化農業科技和裝備支撐,健全種糧農民收益保障機制和主產區利益補償機制,確保中國人的飯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


歷史和現實都告訴我們,想要把中國人的飯碗牢牢地端在自己手里,就必須把種業科技,這一農業“芯片”緊緊地掌握在自己手中。


從“洋種子”遍地開花,

到中國種業崛起

但凡有過忍饑挨餓經歷的人,誰也不會否認新中國成立70多年來的最顯著飛躍是中國人徹底擺脫了溫飽不足的困境。舊中國農業發展水平極為低下,糧食總體匱乏,多數老百姓難免會為缺衣少食困擾,占到全國80%左右的人口長期處于饑餓、半饑餓狀態,鬧饑荒鬧春荒連年都會發生。

早在新中國成立前夕,西方就有人“預言”中國政府解決不了人民的吃飯問題。20世紀90年代中期,我國經濟快速增長,西方又有學者“擔心”誰來養活中國,提出中國發展將威脅全球糧食安全。如今的中國人,除尚有1000多萬農村貧困人口尚未宣布完全實現不愁吃不愁穿,幾乎大部分中國人已經過上了衣食無憂的生活,正在向吃得有營養、安全和健康邁進。

從挨餓到吃飽,可以說種子對我國農業發展貢獻巨大。然而在解決溫飽的過程中,中國種業的發展并非一帆風順。

上世紀70年代,國內良種資源匱乏,科研經費不足,企業研發投入少,我國育種技術“一窮二白”,落后世界整整30年。

上個世紀90年代開始,外資逐步進入我國的種業市場,經過10多年的試探,加速入侵。國產種子產能低、品相差,儲藏還困難?!把蠓N子”趁機盤踞中國市場,形成了穩固的產銷推廣網絡,先低價壟斷,后抬高種價。

“生生把從以色列進口的番茄種子抬到8元一粒,4000元1克。一斤種子的錢就能把低配版法拉利帶回家,這讓多少老百姓叫苦不迭。除了番茄之外,一公斤日本產甘藍種子賣到6800元、胡蘿卜種子則賣到每罐1.2萬元?!?/span>

小小一顆種子,是糧食武器,牽動著14億人的口糧!能否打贏種子保衛戰,決定著中國人的生存命脈會不會攥在別人手里。

1974年,袁隆平團隊選育出第一個大面積生產的強優高產雜交水稻組合“南優2號”,當時比普通水稻增產20%。1991年,中國一躍成為全球第一大糧食生產國,并創造了以不到全球10%的耕地養活了世界22%的人口的奇跡。

1993年,大北農人從“兩個人、兩萬塊、兩間房”開啟種業創業征程。大北農不易“報國興農”使命,在這近30年的征程里,大北農通過自主研發、技術引進及產學研合作等途徑,奮力發展國產種子。

近年來,以海南、甘肅、四川三大國家級育制種基地為核心,52個制種大縣和100個區域性良種繁育基地為骨干的種業基地“國家隊”,為國家提供了70%以上的農作物用種,在保障國家糧食安全中起到重要作用。

種業是中國農業領域的命根子,也是科技領域的定海神針。如今的中國之所以沒有被全球種業巨頭牽著鼻子走,這背后,離不開袁隆平等“農業英雄們”的付出,離不開大北農等一批堅定“報國興農”的農業科技企業的拼搏。

正是由于中國人自己擁有雜交水稻等先進糧食種子技術,由于大北農這樣中國人自己的種業企業繁育國產良種,將種子產業化,品種不斷更新換代,有效克服了種子退化給農業生產造成的威脅。

毫不夸張地說,中國種業的崛起,國產良種奮起反擊,保住了中國人的飯碗自主權。

創種科技,

把農業“芯片”掌握在自己手中

種子是發展現代農業,保障國家糧食安全的基礎。要解決吃飯問題,根本出路在科技。中國種業的發展經歷了從自留種、計劃供種、市場供種3個階段。尤其是《種子法》實施以來,通過完善配套法律規章,深化種子管理體制改革,極大地調動了社會資源投入種業的積極性,多元主體進入種業市場帶動種業快速發展。我國種業現狀:

(1)品種分布集中,單產水平不高。我國種業發布集中主要由玉米、水稻、小麥、大豆以及馬鈴薯組成,2019年,玉米、水稻、小麥、大豆以及馬鈴薯的市場份額合計占比約70%,其中玉米的占比最高;從我國的品類占格局來看,2013-2019年,我國品類格局較為穩定。但我國的大豆、玉米現在的單產水平不高,只有美國的60%不到。

來源:全國農業技術推廣服務中心

(2)三大主糧商品化率較高,蔬菜品種依賴性高。我國主糧商品化率為73.3%,玉米水稻和小麥三大主糧由于種植面積大,商品化率較高,其中玉米和雜交稻的商品化率達到100%。蔬菜國外品種種植面積占比達到13%(不同的品種比例各不相同),其中,耐儲的番茄、甜椒、洋蔥、胡蘿卜、茄子、馬鈴薯、西藍花等少數專用品種進口比例較大,超50%,少數品種全部依賴進口。

來源:《中國種業發展報告》

(3)種企數量多,規模小,同質化高。從企業的數量來看,我國種業企業數量較多,2010-2016年,由于系列種業政策出臺,行業門檻提高,企業數量下降至4516家;2016年之后,企業數量呈現上升態勢,2019年種業企業數量達到6393家;從企業規模來看,我國種子企業的整體規模較小,2019年規模3000萬以下的企業占比超65%,一億以上的企業僅占5.35%;從企業競爭格局來看,2019年,中國種業企業CR5市占率僅為9.6%,競爭格局分散,市場競爭激烈;從整體的競爭格局來看,近年來國內企業同質化競爭激烈,行業集中度下降。

來源:前瞻產業研究院

(4)種質資源依賴進口。我國種業大而不強,是種子的凈進口國,2018年貿易逆差達2.24億美元。我國主要的進口種子類別為草種和蔬菜種子,除了玉米種子小比重依賴進口,其余主糧種子基本實現完全自主,自主選育品種面積占比超95%。我國種業派生品種占比較高,而原始創新品種不夠。

來源:中國種子貿易協會

我國種業發展取得顯著成就,但與發達國家相比仍有較大差距,種源層面存在進口依賴和技術依附,產品層面競爭力不足,導致農產品進口持續擴大。中國雖然擁有世界第二大種子市場,但在全球市場份額競爭中處于弱勢地位。

種業創新“卡脖子”問題持續威脅我國種源安全。處于世界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關鍵時期的中國種業,應如何在搶抓機遇中贏得主動?如何提高種源保障能力,提高種業創新水平,亟待科學分析研判。

解決農業卡脖子的難題,核心就是要在技術層面來打破種質來源、知識產權等一系列難題。進一步激活種業創新,實施重大科技項目,開展關鍵核心技術攻關,才能打贏種業翻身仗。

(1)加大創種科技力度,提升種業自主創新能力。用“先天畸形,后天弱小”來形容我國的種業的過去,不足為過。我國種業創新的主體企業競爭力不強,存在小、散、低、重的問題,與國際巨頭相比差距明顯。我國種業企業研發總投入不到德國拜耳一半,而國內育種資源、人才的大頭仍集中在科研院所,科研技術向育種成果的轉化率較低。

中國種業想要突出重圍,實現獨立自主,就必須要重視創種、育種技術的研發與資金投入。以大北農為代表的農業科技企業,率先聚焦創種科技,推動中國農業高質量可持續發展。

創種科技作為大北農集團旗下重要業務板塊之一,專注于農作物種業的研發與推廣,包括生物技術、玉米種業、水稻種業、大豆種業、經作種業、創種基因等板塊。截至2021年底,大北農育種研發累計投入18.2億元,其中生物技術投入近10億元,常規育種投入8.2億元(約占營業收入的13%)。

“舍不得孩子套不著狼”,加大對創種技術的研發投入,成效明顯。大北農在常規育種和生物育種上碩果累累。

在常規育種上,截至2022年11月底,大北農已獲得植物新品種權326項,選育國審品種近200個,其中C兩優華占、農華101、黑河43等水稻、玉米、大豆品種在全國范圍內大面積推廣,為保障糧食安全奠定了堅實基礎。大北農種業參與研發的“兩系法雜交水稻技術研究與應用”榮獲國家科技進步特等獎。

在生物育種上,截至2021年底,大北農已累計獲得國內發明專利99件,國際發明專利37件,轉基因玉米和大豆產品已通過ETS和ISO9001雙重認證,大北農抗蟲耐除草劑玉米性狀產品DBN9936、DBN9501、DBN9858、DBN3601T獲得轉基因安全證書,耐除草劑大豆DBN9004已獲得安全證書,同時還獲得阿根廷種植許可與中國進口證書,相關產業化進程正在加速推進;大豆性狀產品DBN8002已于阿根廷當地時間2022年11月22日通過安全評價,正式獲批種植許可。

(2)加強人才隊伍建設,儲備種業有生力量??萍嫉母偁?,歸根到底是人才的競爭。種業科研人才隊伍的建設和保障是中國種業得以長久發展的根基。大北農等農業科技企業,高度重視人才隊伍建設。目前,大北農種業擁有育種科研人員310余人,其中具有博士與碩士學歷人員占總研發人員的45%。聘請了中國工程院院士在內的玉米育種專家10名、水稻育種專家5名??蒲袌F隊的含金量顯著提升。

有人,才能成事;有人才,才能成大事。與科研機構的緊密合作也是鞏固人才隊伍建設的良方。多年來,大北農集團與中國農業科學院、中國農業大學、北京市農林科學院、北卡羅來納州立大學等100余所科研院所、高等院校簽訂了戰略合作協議,合作內容包括現代分子育種技術平臺共建、高端人才引進共享、創新創業人才聯合培養、重大科技攻關、鄉村振興建設等。種業的可持續發展終究離不開種業高端人才隊伍的壯大。

(3)精準布局,優化種業資源配置。種業強,企業必須強。近年來,我國種業企業研發投入持續加大、兼并重組明顯加快,行業整體競爭力明顯提升。但與國際巨頭相比仍有明顯差距。

知己知彼,見招拆招。對于我國大農業、小農戶和物種類型多樣、生態區域復雜的基本國情和種業發展不平衡的現狀要有清晰的認知。在發展思路上既要扶持培育大而強的領軍企業,也要支持發展專而精的特色企業,提升企業差異化競爭能力,逐步構建大中小、多層次企業協調發展的產業主體格局。

作為種業的頭部企業需要立足行業,精準布局。大北農等領軍大刀闊斧整合行業資源,未來十年將開展“龍江十年千億投資計劃”,具體落地項目包括“二中心、一園區、一集群、一基金”,致力于為推動黑龍江農業高質量加速發展注入強勁動力。新設立三亞創種基因公司,專注于全球種質資源收集創制和前沿生物技術突破集成;新收購云南大天種業、廣東鮮美種業等玉米、水稻優勢種業企業,快速提升產業規模,把中國種業做大做強。

(4)健全種業政策制度體系,為種業發展保駕護航。一個行業想要健康發展,離不開健全的制度體系保障。進一步完善種業法律制度,擴大植物新品種知識產權權利保護范圍,延伸保護環節,提高保護水平,加大保護力度,用制度導向激發原始創新活力。

加入《糧食和農業植物遺傳資源國際條約》,依托多邊系統,有序有效地引進種質資源;依托優勢科研院所和種子企業,搭建種質資源鑒定評價與基因挖掘平臺;推動種質資源登記、交流、共享,把戰略資源轉化為現實優勢。

集中力量辦大事。充分發揮我國制度優勢,科學調配優勢資源,推進種業領域國家重大創新平臺建設,加強基礎性前沿性研究,開展種源關鍵核心技術攻關。大北農依托發改委重大項目和新型產學研合作機制,生物工程育種創新聯合體于2022年7月27日在三亞成立,以關鍵技術、種質資源、品種選育和產業應用為主要目標,聯合政府、院所高校與企業力量,合力形成政產學研多元融合、全面協同的新格局。

鳳凰嶺下,

“農業硅谷”拔地而起

近年來,我國種業自主創新能力限制提升,2017年開始,品種審定數量開始快速激增。2019年全國國審和省審品種審定數量4219個,同比增加26.5%。此外,玉米和水稻轉基因種子的審定數量上升幅度大。截至2020年,玉米的審定數量達到2817個,水稻的審定數量為1913個。

2020年,我國種子市場規模達到了1300億元,比2019年增加112億元。受益于糧食行業整體景氣度的提升,疊加未來轉基因商業化應用落地,預計2026年我的種業市場規模將突破2000億元,年復合增長率為7%。

來源:《中國種業發展報告》

中國種業目前正處在發展機遇期,從變化趨勢來看,中國種業種子產品質量與國際競爭力正處于整體上升的狀態。鑒于中國種業在國際市場份額競爭中的弱勢地位,加速提升和鞏固種業市場份額的拓展和掌控能力是關鍵。

對于未來,以生物技術和信息技術為特征的新一輪農業科技革命正在孕育大的突破,各國都在搶占制高點。中國的種業企業不僅要打贏種子保衛戰,還要引領種業技術發展前沿,提升國際市場份額。面對機遇與挑戰,大北農應國家號召,2035年創建全球第一的農業科技企業,為科技自立自強、農業現代化、民族復興中國夢作貢獻。

12月28日上午,中關村科學城北區傳來重大喜訊,大北農鳳凰國際創新園盛大開業。這座新近建成的“農業硅谷”是大北農集團出資建設,投資價值80億,占地近100畝,建筑面積近20萬平方米,可容納研發人員6000人,行政人員2000人,是全球單點最大的農業企業研發園,坐落其中的鳳凰實驗室將成為全球生命科技領域的領導者,未來將成為推動我國農業高質量發展的新引擎,參與全球科技創新競爭的新力軍。

擼起袖子加油干。大北農全面融入國家戰略,全力踐行科技助農,其產業涵蓋種業、食品、飼料、動保、養殖、農業互聯網等方向。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大北農積極承擔行業使命,以“生命科學”作為突破口,持續強化自主創新能力。

大北農將積極融入全球科技創新網絡,深度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爭當排頭兵,積極參與全球競爭,大北農通過自主研發、技術引進及產學研合作等途徑,建立了5個國家級科研平臺,在美國、荷蘭、以色列設立實驗室,形成國際一流的企業技術創新體系。

以大北農的“中國芯”助力中國種業的自立自強,不僅要有“家里有糧”不愁吃喝的底氣,還要有從國內第一邁向全球第一壯志。大北農在鳳凰嶺下繪出宏圖萬里,鷹擊長空正當時。

結語

當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加速演進,糧食安全是“國之大者”,種源安全被提升到關系國家安全的戰略高度,國家對種業發展的重視程度空前?!皬妵叵葟娹r,農強方能國強”。抓住了種子,就抓住了糧食安全的關鍵。

曾經在中國的土地上,洋種子遍地開花。中國種業長期存在“育種不如買種,買種不如套牌”亂像,忽視對于創種、育種的研發投入。面對種質資源的收集積累久、起步早、科研投入大的國外種子公司的種子霸權,以大北農為代表的中國企業發奮圖強,勇于創新,牢牢地把中國自己的飯碗端在自己手里,倉廩實而天下安。

作為農業“芯片”,種業是農業發展的前端基礎。在經濟內循環的背景下,保證國家糧食安全,穩定重要農產品供給是實現經濟穩步向前的物質基礎。耕地就那么多,穩產增產根本出路在科技。

大北農等中國企業堅持致力于以科技創新推動我國現代農業發展,堅持農業科技自立自強,加快推進農業關鍵核心技術攻關。手握農業“芯片”,打造農業“硅谷”,大北農鳳凰國際創新園盛大開業,再次向世人展示中國種業強盛的發展勢頭與“報國興農”的時代使命?!稗r業硅谷”平地起,中國種業大有可為!

(圖文來自網絡,如涉侵權,請聯系刪除)

咨詢熱線:010-58403322
傳真:010-85868411
E-mail:lanshi9999@126.com
P.C100123
国产一级爽快片无码_少妇无码专区视频网站_国产综合这里只有国产中文精品_精品97久久久久久

<tt id="q9ms9"></tt>

<tt id="q9ms9"></tt>

<b id="q9ms9"></b>
<u id="q9ms9"><ruby id="q9ms9"><nav id="q9ms9"></nav></ruby></u>

<u id="q9ms9"></u>